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看出端倪

推荐阅读:王牌贵妻天降部落星河归来当奶爸战巫传奇与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太太请自重我能提取熟练度人皮面具万界军武系统

    方歌吟已是手段尽出,一手以天羽奇剑抵御,左手还不断使出长空神指,可仍是捉襟见肘,穷于应付。

    九劫神尼的雪花神剑大有一剑破万法之感,剑芒化作的雪花越来越绵密,任凭方歌吟施展各样招式,都是随手击破。

    “啸”地一声,一道凌厉的弧光破开了重重金虹而入,方歌吟只来得及侧身一闪,被利剑刺中左臂,直入骨骼。

    方歌吟闷哼了一声,一剑化作了九道金虹,反袭九劫神尼。

    九劫神尼一抽长剑,道道弧光飞舞闪耀,在空中凝聚成一片片的晶莹雪花,一波一波的闪烁,宛如水银泻地,陡然笼罩方圆寻丈。

    火星四溅,九道金虹尽数溃灭,只余莹莹的寒光扩散。

    方歌吟急挥手中金剑抵挡,在密集的剑芒攻杀下,剑势却已是乱了,一下失守,右肋又多了几道半尺来长的剑痕,鲜血飞溅。

    “动手!”任狂一声招呼,如苍鹰般直飞而出。

    风亦飞迅速结起内缚印,身影一下消失在飞檐下。

    于同时间,方歌吟的脾骨又挨了一剑,手中疾舞的金剑被晶莹的雪光震开,一道凌厉的剑光如惊虹般直刺他的眉心要害。

    所幸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长鞭如灵蛇般卷住九劫神尼的剑刃。

    风亦飞在九劫神尼的身侧出现,拇指捺出,璀璨幽蓝光芒暴涨。

    九劫神尼衣袖如云般一扬,强横的罡气横推而出,风亦飞登时被震得踉跄后退。

    锋锐凌厉的霸剑居然只是在她的袖子上开了个小孔。

    长鞭也没能缠住她的剑,剑身一振,长鞭就已寸断。

    任狂瞬即欺前,掌指齐出,人影飘飞交错。

    “叮叮当当”一阵暴响。

    一息之间,已是不知交手了多少招。

    绵绵不绝的剑芒齐齐在任狂掌下湮灭,可又有更为繁密的雪光飘飘洒洒的飞荡,席卷四下。

    方歌吟以剑支地,惊愕的发声,“你们......”

    他是怎也想不到,危难之时,任狂与风亦飞会突然出现相救。

    任狂与九劫神尼以快打快,两人的身影奇快无比的游走纵掠,激战在一起,风亦飞根本找不到机会插手。

    殿中十几名女尼已是齐齐拔剑冲出,一名叫清一的尼姑叱喝道,“两仪剑阵!”

    风亦飞急从包裹里摸出一瓶止血生肌丹掷向方歌吟,“治你的伤!”

    一将伤药丢过去,风亦飞双手就是屈指急弹,数之不尽的剑丸铺天盖地的袭向冲过来的一班女尼。

    哪能给她们从容布阵的机会。

    对付不了九劫,还对付不了你们这些恒山弟子么?

    要不要杀人,风亦飞心中却是相当为难的,独孤师兄爱慕清恋蕊儿,总不能大肆杀伤她的同门。

    还好,只用弹剑就已将她们打得仓惶退避,急急的挥剑格挡。

    刚觉欣喜,就见九劫神尼手中剑幻作了一片绵密的银光,宛如湖光荡漾,波光粼粼,无声无息的充斥于天地之间。

    任狂猛迎了过去,直切入剑光之中。

    人影乍分乍合。

    退的居然是任狂。

    他终究是有伤在身,抵敌不住。

    九劫神尼得势不饶人,剑芒大盛,纷飞交炽的弧光仿似无处不在,直绕着任狂腾挪如风的动作贴身打转,封死了他所有退路。

    风亦飞惊急的掠了过去,抖手就是一记锋柔蚀骨合击,数十道莹白剑气带着凄厉的破空尖啸绞杀向九劫神尼。

    各形各色的光影飞射流穿。

    风亦飞倒跌了出去,身上挨了数剑,黑鳞轻装上边破了数个孔洞,鲜血汨汨流出,这还是死灵之气挡了下的结果,才只受了点轻伤,要没有死灵之气护体,怕是要殒命当场。

    一卸除劲道落地,就见任狂脚步踉跄,直抢出丈余开外方才勉强站稳,肩头血流如注,右胸也裂开一条半尺长的血槽。

    九劫神尼已如片云般,到了他的上空,数之不尽的剑芒,如漫天飘落的鹅毛大雪,直罩而下。

    任狂一声狂啸,也不去抵挡了,双掌急抬,猛轰出了两道湛蓝的罡气。

    风亦飞想要援护都已是来不及。

    却在此时奇景忽现,任狂轰出的罡气与九劫神尼挥洒出的剑芒还未交拼在一起,就像碰上了层无形的阻隔。

    两人也是身不由己般,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急风裹得分开了两处,隔出了数丈距离。

    这阵风实在来得奇异。

    只凭流转的风就让激战的两大高手退却。

    风亦飞脑海中灵光一闪,已想到一个人。

    一个龙傲天般的挂逼!

    霎时间,风亦飞就已是看到了答案,印证了心中所想。

    九劫神尼与任狂之间,很是突兀的多了两道身影。

    一身月白长袍的萧秋水与依偎在他身侧的唐方。

    萧秋水潇洒俊朗,唐方明艳娇美,真个是神仙眷侣一般。

    他怎么会跑过来了?不是要带着唐方遨游天下吗?这么凑巧刚好来恒山观光?风亦飞满腹疑惑。

    “阁下是何人?”九劫神尼冷声问道,方才那道风让她不得不退,令她已生出几分忌惮。

    萧秋水微微一笑,放开了唐方纤细的腰肢,拱手一礼,“在下萧秋水,专诚来拜会九劫前辈。”

    “神州大侠萧秋水?你所为何来?”九劫神尼再度发问。

    嗯?萧秋水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绰号?风亦飞心底嘀咕了句,急掠到任狂身旁,掏出止血生肌丹递了过去,又给他上了一指春分恢复。

    只听萧秋水道,“我与妻子游历到恒山,在山脚下的半铺村,见一对老夫妇搂着小女儿哭得哀哀切切,询问之下,才知晓,原是九劫前辈你看上了那女童的慧根,欲收她为徒,留下金银,要他们把女儿送上山来,可他们夫妇年事已高,膝下只得这一个女儿,要从此骨肉离散,实是不舍,所以我才上山来,请前辈收回成命。”

    九劫神尼柳眉紧蹙,定定的凝视向萧秋水。

    唐方却是掠至了风亦飞的身侧,望了眼任狂,才道,“风公子,可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她被风亦飞搭救过性命,于唐门一役,风亦飞又出了大力气,她对风亦飞还是挺有好感的。

    “暂时没有,谢谢了。”风亦飞回以一笑,萧秋水跟唐方倒是来得及时。

    这下好了!

    有萧秋水对付九劫老尼姑,她肯定翻不出什么风浪。

    但心中又觉得有些奇怪,九劫神尼肯亲自收徒,应该对恒山下的村民来说是好事才对吧?为什么要哭?

    刚想问问唐方是不是有什么缘由,就听九劫神尼道,“恒山下的百姓皆是诚心向佛,我们恒山派常也下山周济贫苦乡民,被视为万家生佛,能得我看中,大都认为是家门之幸,女儿生有仙根秀骨,才有此仙缘,且我不是强行将人掳上山来,已命门人赠以重金,可让他们一生衣食无忧,此乃善举,你又何必来横加阻挠!”

    风亦飞虽觉得九劫神尼个性偏激,但她这样的做法,似乎真没什么不对的,都给了大笔金银,让那对夫妇能摆脱贫困,得到安定的生活,女儿就在恒山学艺,总能下山见面的吧。

    拜入恒山掌门座下,算得上是一番福缘呢。

    萧秋水淡然回道,“确可以说得上是善举,但九劫前辈你却不该订下了另一条规矩,据我听闻,凡是山下一带的乡民若有女儿为前辈所看中,收入了门下,传以武功心法,就一定要皈依佛门,不得还俗。”

    风亦飞顿觉惊诧,还有这规矩?不能做俗家弟子的吗?

    难道俗家弟子是只有玩家才会有的福利?

    萧秋水继续说道,“那老夫妇虽是不舍,不想让女儿从此长伴青灯古佛,但不将女儿送上恒山,又会被村民责为不敬神明,甚至逐出乡邻,这让他们焉能不悲?不敢逆了前辈,也只有泪眼相对,抱女痛哭了。”

    九劫神尼面色一沉,没好气的道,“我选上她们,是她们之幸,岂容你来妄自分说!”

    萧秋水轻叹了声,“我已打听得清楚,前辈除了修持佛法,习武练剑别无所好,恒山派在你主持之下,时常下山赈济贫困百姓,为乡民无偿医治,解去病厄之苦,皆是大功德,我是深为钦佩的,但这强征女童,实是不该!”

    九劫神尼怒道,“你身为男子,踏足这悬空殿,已是犯了我恒山清规!我教你上得恒山来,下不得去!”

    风亦飞虚眼,九劫神尼说不过还蛮横起来了,还想让萧秋水下不了恒山?

    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以萧秋水的武功,绝对是能吊锤你啊!

    萧秋水摇了摇头,“这悬空殿也是佛门清净地,却偏偏因那此山不得男儿上的规矩,染上血腥蒙尘,更是不该,前辈执意如此,我也只好会会前辈的雪花神剑了。”

    话音未落,九劫神尼已是攻袭而上,手中剑顿即变作片片晶亮的弧光,将他圈了进去。

    面对绵密的雪花神剑,萧秋水仍是气定神闲,像一片羽毛般在剑芒中穿梭,也不还击,任九劫神尼步步紧逼。

    偶有袭上身的剑芒,也全被他信手挥洒之间,刮起的清风挡住,他显然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风亦飞感觉萧秋水比之前有了变化,隐然像是有了些大宗师的气度。

    但就是不够爽利,要换做老燕,早就直接将九劫神尼给撂翻了。

    等制住九劫神尼,她还不是随你捏扁捏圆,干嘛要纠缠呢!

    转头望了眼四周,方歌吟那货竟是看得目眩神迷,一脸崇拜的神色,任狂也是紧盯着战局。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趁机救人吗?

    风亦飞已是察觉,桑小娥由清恋蕊儿搀扶着到了大殿门口观战,周遭的那十几名尼姑还离着有些距离。

    有机可乘!

    迅速结起内缚印,身影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出现时,已到了清恋蕊儿身边,劈手就抢过了桑小娥。

    清恋蕊儿毕竟可能是未来的师嫂,肯定是不能伤了她的。

    正想口花花的叫声嫂子,风亦飞却是为之一愣。

    离得近,这下算是看出来了!

    清恋蕊儿的俏脸上有易容的痕迹!

    风亦飞学的可是上官家秘传的易容术。

    论易容一道,上官氏族是武林中的翘楚,江湖中无人能及,清恋蕊儿用的这易容术虽也是十分的精妙,几乎看不出一点破绽,但哪能逃得过风亦飞的眼睛。

    “你......”清恋蕊儿措不及防,惊呼了声。

    风亦飞惊诧之下,也不想跟她交手,带着桑小娥再度隐没。

    眨眼之间,就已回到了任狂的身旁。

    一众女尼急急的叱喝,挺剑就想聚集上前夺人。

    任狂这会反应了过来,一声暴吼,“谁敢踏前,立即便死!不要逼我杀人!”

    登时就将一班女尼震住,任狂显是用上了音波之类的功法,人人都是身躯剧颤。

    清恋蕊儿赶忙闪身拦住一帮师姐,“各位师姐不要过去,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风亦飞随手解开了桑小娥的穴道,将她推给了方歌吟。

    方歌吟一把接住,将桑小娥紧紧的揽入怀中。

    桑小娥脑袋埋进了他怀里,喜极而泣。

    方歌吟轻拍了下她的背脊,以示抚慰,感激的朝着风亦飞道,“谢谢,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兄台海涵!”

    “没什么关系。”风亦飞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目光仍是望向清恋蕊儿。

    清恋蕊儿也正望过来,视线一交接,她又转了开去。

    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风亦飞心中却犯起了嘀咕,清恋蕊儿干嘛要易容?是原来没这么漂亮,所以才要易个容?或者她是哪个帮会组织派来恒山派的卧底?

    突地生起了个奇异的想法,九劫神尼的亲传弟子,那不就是最好接近九劫神尼的机会?

    她不会是多情豹子头吧?

    风亦飞都被自己这念头雷得外焦里嫩。

    为了泡九劫神尼,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去做女装大佬?

    确实也没看见她有喉结啊!

    胸口还那么茁壮......

    当即传音过去,“你为什么要易容?”

    “哪有这回事!”清恋蕊儿马上回复了过来。

    风亦飞暗自“靠”了一声,自己猛不丁的问了这下,清恋蕊儿虽掩饰得不错,但还是透出了一丝惊慌。

    “我看得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清恋蕊儿柔柔弱弱的道,“你是无敌的师弟,就别欺负人家了。”

    这会回答得就是相当自然了,要不是真看出了端倪,风亦飞都会给她瞒过去。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但要是我告诉九劫神尼,你觉得会怎么样?”

    “师父很疼我,她不会信你的。”清恋蕊儿笃定的说道。

    “就算不信,也肯定会有一点怀疑。”风亦飞道,“我对你有什么谋划没兴趣,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易容,你只要告诉我,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你不说的话,我就要跟九劫神尼说这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最强高手在都市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签到从捕快开始身边的人全穿越武动乾坤遮天新唐遗玉在线修仙两万年万族之劫

正派都不喜欢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正派都不喜欢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