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骨 正文 第八十章 礼物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返回目录 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王牌贵妻星河归来当奶爸太太请自重战巫传奇抗战之最强军神赘婿与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我能提取熟练度天降部落

    浩荡天光,披落在身。

    犹如灯盏拢火,心中一片温暖。

    余青水握着那枚竹简,感受着这枚细狭竹简中蕴藏的力量,丝丝缕缕,直入心槛,在握住竹简的那一刻,他忽然理解了先前撑舟抵达雾江边界时,宁奕所说的话。

    勐山雾江,有样东西,锁住了所有人的命。

    整座勐山,虽然大雾缭绕,但在少年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清晰到每一株草木,每一只鸟雀,每一个人,都烙入眼帘,他看见了这座勐山的命运,也看到了勐山每个人的命运。

    有一条无形的丝线,蜿蜒曲折,从他们的额首眉心之中渗出,四面八方如河流般汇聚,最终汇入这枚竹简中。

    而竹简就握在自己手里。

    他感受到万千份薪火点燃的温暖。

    这是勐山地界,数万生灵的命运,加持在一起的自由。

    飞剑上,宁奕和徐清焰对视一眼,眼神复杂而又微妙……从入手到掌控,不过一息之间,“命字卷”便被余青水炼化掌握。

    完美适配者。

    怪不得,五百年前,余青水走出南疆,便震惊大隋天下。

    在勐山,他便得到了“命字卷”的认可!

    九叔握着铁钎,插在山顶泥泞之上,他咬着旱烟,望向穹顶那被光芒拥覆的少年,咧嘴笑了笑,缓缓喷出一口烟雾。

    少年也对九叔笑了笑。

    “今日……我予你们,自由。”

    余青水握住命字卷,俯瞰山岭,一字一句说道,开口刹那,穹顶一道光柱垂落,无形的命运之力,激荡开来,将勐山地界的束缚彻底打开——

    劲风席卷山陵,吹过每个人的面颊,勐山山顶,避难江潮的平民百姓们,被劲风吹过,睁不开眼,搂抱着孩子的妇女,佝偻脊背的渔民,护着妻儿的老猎人……每一个人颅内,都响起了轻轻的一道丝弦断裂之音。

    “嗡”的一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断裂了。

    这种感觉,玄而又玄。他们头一次真正感受到被风吹拂的自由感,从头到脚无比轻盈,自身似乎都化为了风的一部分。

    勐山的雾气寸寸破碎,大山之外的山海展露出真正的面容,山海之外仍是山海,但这一次远眺,却不再会有无穷无尽的绝望。

    这一次,山海之外,亦是自由。

    ……

    ……

    勐山的山顶,微风拂过,榕树撑天,落下一片荫凉,松鼠叼着榛果飞快地跳入树荫之中,收起长长毛尾,一边啃啮榛果,一边打量着树荫下的少年。

    一块小小的木碑,立在勐山山顶,榕树树下。

    这里视野辽阔,一眼望去,可以看见远方层层叠叠的山海,待到夜幕降临,便有漫天星光垂洒。

    两鬓略有些斑白的少年,跪坐在木碑之前,缓缓俯身,重而无声地磕了三个头。

    余青水神情肃穆,凝视着木碑,泥坑之下躺着那位阖目微笑的老人,她的眉心同样有曲折蜿蜒的丝线溢散,只是颜色却是黑色的,而且像是一炷焚尽的檀香,燃烧到尽头之后,只剩下一截无法捕捉的灰白线头。

    死去之人的命运,已经走到了终点。

    他想要抓,却无法抓住,想要触摸,亦只是徒劳。

    “阿婆……”

    少年深深吸了口气,轻声笑道:“我看到山海外面的景色了,真的很美。”

    微风吹过。

    榕树簌簌摇晃,满树叶海似是回应,少年闭上双眼,脑海中回想起老人温馨和蔼的笑容。

    许久之后。

    余青水缓缓站起身,望向身后等待的两人。

    在他视线中。

    宁奕和徐清焰,额首并没有所谓的丝线伸出……与所有人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命运,各种颜色,长短。

    而偏偏宁奕和徐清焰没有。

    这是两个无命运之人?亦或是说……他们的命运,不在这里,不应该被自己所看见?

    余青水轻轻笑了。

    答案已在他心中。

    “谢谢你,宁奕。”

    余青水揖了一礼,神情复杂,道:“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已经死了,更不用说离开勐山。”

    宁奕看着少年,声音有些沙哑,道:“你不必谢我,这一切……是应该的。”

    他从未来而来。

    来报答徐清客先生当初在长陵的救命恩情。

    少年伸出了手掌,摊开掌心,那有一滩几乎被碾成泥的花瓣碎片。

    “这是?”宁奕吃了一惊。

    “南花。”余青水声音很轻地说:“花婆婆在死去的那一刻,将南花给了我……她看到了花开,下一瞬间被影鱼吞噬,彻底化为虚无。”

    花婆婆说她做了一场梦。

    在梦中看到了少年与花开。

    或许……那并不是梦,追逐炽烈的飞蛾哪怕燃尽自己,亦要拥抱烈阳和光明,等待南花花开的痴心人,已经化为一具具白骨,只要能看到花开,哪怕自己灰飞烟灭,也便不重要了。

    “这朵花真的很美。”

    少年笑了笑,“所以我把它撕了。”

    他的语气,像是在叙说自己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宁奕知道……亲手撕掉南花,意味着什么。

    陵月见证了南花花开,于是将自己人生的一切,都搭在了寻找黑暗建木的旅程之上。

    袁淳先生为了对抗贪婪和邪念,将自己囚压在春风茶舍见不得人的幽暗地底。

    而余青水,不仅对抗住了南花带来的贪婪,而且还亲手撕掉了这朵妖花……

    “我想,这朵花,并不像你们说的那么可怕。”少年挠了挠头,轻声道:“我看到它的那一刻,只觉得它美。然后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过往的一生……这一切如梦如幻,真实而又虚假。所以,我撕掉了它。”

    宁奕从少年掌心,轻轻捻起一枚南花碎屑。

    他在这一刻,忽然意识到,余青水说得可能是正确的。

    南花,未必就是引诱人堕入黑暗的妖花,它的确生得极美,在花开之时如果凝视,会顿悟开窍,照见过往……陵月因南花而癫狂,袁淳因南花而自锁。

    或许,这就是一朵照见本我的花?

    只是,谁人心中没有恶念?哪怕是在山沟里长大的淳朴少年,亦不能避免。

    宁奕看着余青水,猛然想到了缝隙界的那具肉身。

    等一等。

    如果余青水撕碎南花,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那么为何在缝隙界内,还有那么一具堕落肉身?

    他想要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无形的规则之力束缚住他……即便有时之卷加持,天道规则也不允许来自另外一座时空的旅者,做出真正改变历史进程的举动。

    看着宁奕欲言又止的模样,少年笑着挠了挠头,道:“那些影鱼疯狂地找寻南花……它们的初衷,好像跟我们之前猜想的也不一样。驱动它们的力量,似乎就是‘毁灭’本身,所以当我撕碎南花的那一刻,它们彻底癫狂了。”

    顿了顿。

    余青水回忆着自己撕碎南花时的画面,喃喃道:“就像是……迎来了解放。”

    宁奕沉默了。

    是的。

    影子本身就是“毁灭”和“破坏”的代言词,它们将原始树界侵吞殆尽,啃噬着永恒之树。

    如果没有猜错,南花就是原始树界,那巨大古木上的初始之花。

    南花的花屑,启发了宁奕。

    影子的起源……似乎只差一层窗户纸,就可以捅破了。

    还差一点。

    “这些东西,该怎么杀死呢?”

    少年挠了挠头,他长叹一声,陷入了这个谜题之中,喃喃道:“不死不灭的生灵,身体里蕴藏着海潮般宏伟的力量……凡人想要杀死神灵,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吧?”

    咯噔一声。

    这句话,给予宁奕最终的启发。

    宁奕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被巨大的力量按压在原地,连挑眉这种简单无比的动作都无法做到。

    他望向身旁,徐清焰同样神情紧绷,面色苍白。

    时之卷的力量……抵达极限了……

    “宁先生,徐姑娘……”

    “我好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只需要点燃……”

    余青水回头望向阿婆的墓碑,语气欣喜的开口,然后陡然停住。

    他重新转过身。

    面前,只剩下那株静谧幽宁的巨大榕树。

    陪伴自己度过勐山漫长岁月,朝夕相处的宁先生,徐姑娘,只一转眼,便不见踪影。

    树叶簌簌作响,如海如潮。

    “宁先生……”

    “徐姑娘……”

    少年怔在原地。

    他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可如今,回应自己的,只有叶鸣,风响。

    他们的来到和离开,都是那么的安静,安静的像是一场梦。

    来时没有问好,离去没有告别,这一切就像是折叠的白纸,折去了开头,只留下温馨的过程。

    只是,勐山的雾退散了。

    那枚竹简的温暖还在。

    四周的一切, 都在提醒余青水,这是真实发生的……并不是一场梦。

    “这样……也好。”

    少年低声落寞笑了笑,从勐山山顶缓缓离开。

    回到宅子,一个人孤独的收拾行李。

    无意间发现,徐清焰桌面的灯盏底座下,竟然压着一张泛黄的古画。

    余青水掀起灯座,缓缓捧起这张画纸,纸张经历了不知多久的岁月,覆上了一层细密的寒霜,但被人精心保管着,所以此刻,仍然可以看清上面的内容。

    古画上画着一对少年少女。

    男孩的肩头扛着女孩,默默坐在墙壁的一边看戏。

    墙壁的另外一边,是喧嚣的看台,人头攒动,波浪般的曲线如海水潮声。

    这个世界。

    其实并不孤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镇守府求生指北从红月开始大奉打更人斗破苍穹我真不是全能大佬大清隐龙赘婿我的投资时代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剑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剑骨最新章节